阿拉法特的遗孀亦接受了以阿关系正常化

阿拉法特的遗孀在接受以色列媒体采访时透露,她知道一些可能导致巴勒斯坦政府倒台的秘密。

阿拉法特的遗孀亦接受了以阿关系正常化
SA'AR YA'ACOV/GPO

在以色列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宣布实现关系正常化之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也因其激烈的反对立场而显得日益孤立。 只有伊朗和土耳其加入了巴勒斯坦人的行列,大力反对这项和平行动。

实际上,甚至连亚西尔·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其一生事业就是试图消灭以色列)的遗孀,都公开接受了这一重大的进展,或至少正让其他巴勒斯坦人知道该停止反对。

在巴勒斯坦同胞以公开焚烧阿联酋国旗和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Mohammed bin Zayed)的照片来回应时,苏哈·阿拉法特(Suha Arafat)在Instagram上向阿联酋人民及其领导人道歉:

 

对于在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亵渎和焚烧阿联酋国旗的行为,以及侮辱阿联酋人民所敬爱的国家象征,我谨以光荣的巴勒斯坦人民的名义向阿联酋人民及其领导人道歉。这些并不是我们的道德价值,风俗或传统。 意见分歧不会破坏我们的友谊。 我告诉我们的人民必须熟读历史,以了解无论是过去或现在,阿联酋是如何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及其事业的。 我在此为巴勒斯坦人对这位慷慨善良且一直欢迎我们的人所造成的伤害,向阿联酋人民和领导层表示深深的歉意。

 

如今,她也遭到了同样视其为“叛徒”的巴勒斯坦人的抨击。

苏哈上周在接受以色列Kan新闻电视台采访时说:“有指示将我抹黑成叛徒,而这些指示来自总统办公室的负责人。”

她指出针对她的那个人就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的私人秘书英迪沙·阿布·阿马拉(Intisar Abu Amara)。苏哈也透露阿马拉正在幕后暗中掌控着巴勒斯坦权力机构。

阿拉法特的遗孀随即批评了目前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领导,指其陷入了反对阿联酋和平协议的陷阱,好像巴勒斯坦人也不愿与以色列合作那样。

她解释说:“如果阿拉法特还在世,他会去向穆罕默德·本·扎耶德(Mohammed bin Zayed)寻求帮助,以和内塔尼亚胡(Netanyahu)周旋。” 苏哈解释道。 “ 但去指控一个阿拉伯国家是背叛者? 这些政治宣传实在是过头了。 我们跟以色列、以色列国家安全局(Shin Bet)和摩萨德(Mossad)合作。 你在开谁的玩笑?”

苏哈在结束以色列媒体的采访前威胁道,如果他们不停止对她的人身攻击,她将揭穿当前巴勒斯坦领导人的暗黑秘密。

 

危险信号

如果向人民揭露了这些暗黑秘密足以令巴勒斯坦政权倒台,那么对于任何试图在当前政权领导下建立一个主权巴勒斯坦国的人来说,都应该算是些相当大的危险信号。

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平进程的理念是,所建立的巴勒斯坦国不仅与以色列和平共处,而且是个民主政权并且完全自给自足,是可以共创美好未来的真正合作伙伴。 但如果最终成为了一个武装分子的贪腐天堂,而且必须依赖以色列和约旦的善意接济来求存的话,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安静下来

苏哈·阿拉法特在这个课题上罕有的直言不讳也显示了不被政治宣传影响的巴勒斯坦人的担忧。他们了解侮辱阿联酋这个富裕的海湾国家所会带来的风险。

阿联酋尤其不喜欢针对他们领袖的批评。

以色列的N12新闻网站报道了沙特阿拉伯已私下警告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应该谨慎言行,尤其是在圣殿山的集会上对以阿协议的谴责。 沙特阿拉伯认为,燃烧阿联酋国旗并将阿联酋称为“叛徒”可能会对巴勒斯坦事业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

约旦据说也发出了类似警告。阿联酋国民将趁着与以色列达成的新和平协议到访圣殿山,而正式监督局势的约旦当局担心巴勒斯坦人的集会可能会被视为对阿联酋人的安全威胁。

但是,从穆斯林兄弟会到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再到伊朗,历史上巴勒斯坦人总是站错边,并与温和的阿拉伯世界对立。

而如今他们正重蹈覆辙也就不足为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