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世界对以色列与阿联酋缔和的反应 Creative Commons
中东

阿拉伯世界对以色列与阿联酋缔和的反应

阿拉伯世界的反应不一,以色列人则渴望无条件的和平。

阅读

这一切都始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一条推文,宣布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以下称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 由特朗普总统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领导的白宫和平小组,一年多以前就已经与以色列和阿联酋就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可能性举行了会谈。与穆斯林世界大部分国家一样,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过去也一直处于敌对紧张。而如今,在以色列推动兼并计划之际,以阿两国之间成功对话。

而实际上,阿联酋本身是为了防止以色列推动兼并而签署了该和平协议。 这项协议称为“亚伯拉罕协议”(Abraham Accord),以此提醒穆斯林与犹太人为以实玛利和以撒的子嗣,而亚布拉罕是大家共同的祖先。

谣传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身陷个人法律问题而无法处理国家事务。但他再次以这项非凡的政治成绩让我们感到惊讶。这是一项不需要以色列让出领土或撤军的协定。内塔尼亚胡达成了其他人无法做到的事,让阿联酋成为与以色列建交的第三个阿拉伯国家。

近年来,阿联酋与以色列国之间的关系得到了加强。 摩萨德(Mossad,以色列情报局)局长尤西·科恩(Yossi Cohen)是经营以阿关系的负责人,而不是以色列外交部。 科恩已经到访了迪拜数十次,而今天我们也看到了成果。

阿拉伯世界清楚知道,巴勒斯坦人并不希望与以色列实现真正的和平。 法塔赫(Fatah)与哈马斯(Hamas)之间的仇视与敌对证明了这一点,当然还有腐败日益严重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PA)。 所有这些事实都说服了阿联酋与以色列实现和平。

 

特朗普总统与阿联酋领导人穆罕默德··扎耶德(Mohammed ben Zayed

 

巴勒斯坦的反应

当以色列人民正为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建立全面外交关系而感到高兴之际,我们的邻居巴勒斯坦却异常愤怒。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简称巴解)的原则一直是向阿拉伯国家施压,在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人达成最终和平协议之前,不与以色列建立任何外交关系。 而巴解的立场包括以色列必须撤离到67年(六日战争之前)的边界,并解决耶路撒冷归属和巴勒斯坦难民等问题。但这一切都不如其愿。 阿联酋果敢地与以色列接触,并没有把巴勒斯坦的问题与和平协议联系在一起。他们决定根据自己的国家利益与以色列建立关系。

看看过去几天巴勒斯坦人张贴的卡通

巴勒斯坦人对这一外交举动感到惊讶。 这发生在他们拒绝接受阿联酋最近的冠病援助之后。 请参阅我们的文章

巴勒斯坦人在社交媒体以及每一个平台上都宣称这是一个可耻的协议– 一项 “背叛协议”,是一种对所谓 “以色列占领者” 罪行的奖励。

在阿克萨耶路撒冷清真寺(Al-Aqsa Jerusalem Mosque)举行的周五祷告中,巴勒斯坦人的愤慨行为升级了,并发生了数起针对阿联酋和阿联酋王储的事件。(请参阅以下链接:点阅点阅点阅

巴勒斯坦人担心巴勒斯坦驻阿联酋的国家安全顾问穆罕默德·达兰(Muhammad Dahlan)将重返巴勒斯坦。 据传他是该协议的缔造者之一。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已经从迪拜召回了其大使。

阿拉伯国家/穆斯林世界的反应

大多数阿拉伯国家一直保持沉默,因为他们不想激怒阿联酋。阿联酋是对许多这些国家做出捐献的富裕国家。 与此同时,阿曼、巴林和埃及欢迎阿联酋与以色列达成协议,而沙特阿拉伯则保持沉默。 毫无疑问地,沙特方面对以阿之间谈判知情,但他们选择保持低调。 沙特阿拉伯拥有两个最圣洁的穆斯林城市-麦加和麦地那。 沙特阿拉伯是阿拉伯/伊斯兰世界的“母亲”和领导人,他们并不想卷入任何纷争。

土耳其的回应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谈到了土耳其和埃尔多安总统的伪善。

土耳其正式谴责了该协议,并威胁要从阿布扎比召回他们的大使。 土耳其人就像巴勒斯坦人那样。 他们想与以色列维持单独的关系。 他们不希望任何其他国家与以色列建交。

冷淡的和平还是回暖?

阿联酋目前仍然表现得像婚礼前的羞怯新娘。 阿联酋在电视和媒体播出的节目上强调,阿联酋与以色列建立的关系是属于巴勒斯坦的成就。 换句话说:“与以色列建立关系阻止了巴勒斯坦的土地被(以色列)兼并。”。但巴勒斯坦人对这种说法不买账。

对于和平协议,以色列方面已经厌倦了“埃及或约旦模式”。在该模式中,人民之间的正常化关系仍被禁止。以色列不需要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另一项安全协议。他们要的是一个真正和温暖的和平,在文化、经济和旅游各方面。以色列人民希望能到访阿布扎比和迪拜。目前,以色列人民并不能到访开罗或安曼。我们要的是不一样的和平,一种真正的和平,而不是两国政府之间的冷漠协议。